舟山旅游普陀山的风景令人难忘

普陀山旅游,你可以看到生机盎然的绿色植物、有禅意的石头和涌向海岸线的潮水。
2014年5月,我和几个文友登上了日思夜想的普陀山。一种大美的境界进入眼帘,磅礴而又细腻,自然而亲切,时尚而又朴素……
扑面而来的绿色植物
登上普陀山,绿色扑面而来,葱茏蓊郁,恣肆张扬,在海风中无拘无束地展现着生命的蓬勃。让人感觉有点儿耀武扬威。
沿着小径往深处走,悬崖上、石隙里长满了灌木、花草。有些拖藤的植物会不自觉地侵占小路上方那一点空间。有的更霸道,干脆横在路上。在风的吹拂下,那藤枝的嫩头还来回摇晃,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。
我不忍心横冲直撞,对那些高过膝盖、不便跨越的嫩条,我一律小心地把它们摆放到旁边。我的动作很慢,以致后面的队友不断催我能不能快点。
我半真半假地说,如果我们为了赶路,不小心把枝藤的嫩头弄断,那简直就是罪过。要是在别的地方也就罢了,可这是在普陀,在”海天佛国”。佛家讲究”扫地恐伤蝼蚁命,爱惜飞蛾纱罩灯”啊。更何况,在普陀这里,那是真正的”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”每当我把一个嫩头仔细地放到路边,让它继续生长时,我仿佛看到不远处的观音笑了。




濒临大海的普陀山
队友们听我这么一说,不再催我,而且学着我做了。有一个队友,不小心把嫩头弄断了,还一个劲地责备自己。我又开玩笑说,只要心虔诚就好,你又不是故意的,这些菩萨都是知道的。
大家哈哈一笑,继续前行。我们看到了更多的植物。有些灌木,长在岩缝里,身材瘦小,叶片稀疏。我有点担心它们的根是不是粘到了土壤,它们会不会营养不良,但它们葱茏的姿态表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。再细看它们,虽然不是很高大,但枝干特别粗壮。为了不断地抗击台风,它们又往往叶片稀疏。
忽然,一棵巨大的香樟出现在眼前。树干足够两人合抱,树皮斑驳、干皱,犹如岁月的化石。树冠蓊蓊郁郁,浓荫密布,许多枝节的分叉处,长有树瘤,足见其历经了多少成长的艰难与挫折。阳光从枝叶的缝隙洒下来,斑斑驳驳,像是一个老者在用一种特殊的文字启迪人们思考。树上有两个鸟窝,鸟一点也不怕人,在枝叶间飞来窜去,有时还互相追逐,就像课间的小学生,免不了要打闹一番。它们呢呢喃喃的叫声,比我们一群人交流的声音还大。
我找一块方石,坐下来,。阳光透过层层树叶,在地上洒下一束束细碎的光斑。有流水声不断地传来,我推测不远处一定有一条溪流。风时大时小,大时,裹着凉意;小时,带着花香。我微闭双目,静心屏气,静静地享受着这久违的安宁,仿佛真的回到儿时的情景。
睁开眼,旁边的杂木丛中,野花朵朵,蝴蝶翩飞,间或有一两只冒失的工蜂闯进来,嘤嘤嗡嗡地绕着花儿低飞。顿时,困意袭来。繁荫的古树,氤氲的水汽,轻盈的蜂鸣,淡淡的花香,此时恰到好处地给予了一个需要歇息的人。
有禅意的石头
普陀山,以山势的巍峨与峻拔,石头的嶙峋与奇异,在海天之间铺展出一副神奇的画卷。
在普陀山,石头,像是接受过良好的教育,懂事,有涵养,敢于担当。它们用自己的身躯堆叠成独一无二的造型,任花草树木疯狂的生长。它们胸怀坦荡,磊磊落落,任风吹雨打,日晒剥蚀,毫无怨言地承担。看着大的小的飞的跑的各种动物或隐秘于自己的腋窝,或攀爬上自己的肩头,或穿梭在草木之间,或吵闹喧哗,甚至打架斗殴,它一律不声不响地包容。




普陀石有着以千奇百怪的形态
在清晨的朝露里,在落日的余晖里,在大海的潮音里,普陀山的石头始终波澜不惊,表现出一种,”任尔云卷云舒,我自闲庭信步”的安适与祥和。
那些躺在半山腰的石头,很满足自己的位置,既不企慕山顶的高度,也不羡慕山脚的热闹,它们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,陪伴着树木,花草,像打坐的禅者,早已跳出了五行之外。
普陀的石头懂得修行,这一点不同于其他山石。一对老龟静静地伏在那里,一动不动,伸着头,侧着耳,仔细地谛听着——这是”二龟听法石”;夕阳下,”身披金装,灿然生辉”,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,若老僧入定——这是”盘陀夕照”石。
普陀山下的海岸
沿着普陀山下的海岸线,循着榛莽小径踏石而行,我们听到的是不一样的潮音。金色的沙滩被游人踩得坑坑洼洼,海便吩咐浪来抹平。于是潮水一次一次,冲上沙滩,抹一把,就赶紧回去,然后再来。在浪的眼里,这是它的本职工作,一个简单的动作,要做上千次万次。夕阳西沉,玩了一天的人们要在沙滩上休憩,于是,潮就安安静静地呆在海里。


南海观音像乃普陀山上的标志性建筑
普陀的山石,还有另一种存在形式,就是洞。法华灵洞整个洞穴由”方圆巨石自相垒架”而成,有的狭隘低迫,伛行可过;有的宽广如室,中奉石像;有的”上丰下削,泉涓滴漏,自石罅流出而下注成池。”种种景致,皆为大观。
一座山承载着一方水土,一块山石寄托着这方水土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普陀石,以千奇百怪的形态赋予普陀大美的景象。普陀石,以无边的禅意涵养自己内心的素质,锻打从容的时光。
有人说,土是石的前生,石是土的来世,人是土的前生,土是人的来世。普陀石是祈祷与祝愿凝成的石头,它与佛陀一道从海上走来,在舟山安家,身上背负着海晏民丰,吉祥如意的使命。千奇百怪只是它们的外表,负善前行才是它们的目的。
忽然觉得有些累,腿脚有些站立不稳。找一块石头坐下,身体找到了支撑点,顿时踏实了许多。手抚石头,一种沧桑,一种与世无争的浩荡情愫瞬间传导到我身体各处,连心灵也澄澈了许多。
浪与岸有一段对话
“我同海岸是一对情人,爱情让我们相亲相近,空气却使我们相离相分。我随着碧海丹霞来到这里,为的是将我银白的浪花与金沙铺就的海岸合为一体。”
“清晨,我在情人的耳边发出海誓山盟,于是他把我紧紧抱在怀里;傍晚,我把爱恋的祷词歌吟,于是他将我亲吻。”
这是纪伯伦《浪之歌》中的语句,在大文豪的笔下,海浪与海岸,竟演绎出如此缠绵不绝的爱情,着实让人感动不已。
而在普陀,海岸与海浪则要含蓄的多,它们没有这么肉麻的甜言蜜语,因为它们明白,人活在世上,除了爱情,情感的空间还有更多的东西要寄放。再说,普陀是观音道场,你如果这么毫无顾忌地谈情说爱,菩萨知道了,一定会生气。
沿着海岸线,循着榛莽小径踏石而行,我们听到的是不一样的潮音。金色的沙滩被游人踩得坑坑洼洼,海便吩咐浪来抹平。于是潮水一次一次,冲上沙滩,抹一把,就赶紧回去,然后再来。在浪的眼里,这是它的本职工作,一个简单的动作,要做上千次万次。夕阳西沉,玩了一天的人们要在沙滩上休憩,于是,潮就安安静静地呆在海里。


普陀山上的寺院规模庞大
对于浪来说,岸就如人。平整的海湾是个老好人,不管海浪是什么脾气,什么来头,到了它这里,就是慢慢地缓冲,直到那浪头没有了脾气。因此海浪最喜欢在湾里与沙滩嬉戏。摔不疼,跌不坏。可以像个孩子,给沙滩挠痒痒,铺铺床。然后,在平整的床上摸爬滚打。
而那些嶙峋的海岸仿佛武侠中人,造型古怪,性格孤癖,一心仗剑走天涯。海浪好心来与他亲近,它不问青红皂白,揪住就是狂摔。海浪不服气,在风的鼓动下,又一次次发起攻击,但没有一次能让海岸服软。就这样,浪与岸,两个古怪的家伙,斗了万千年,也分不出胜负。累了时,它们就挤在一块休息。偷偷地,海水枕着岸的胳膊。岸,默许了。一旦歇足了,醒来了,又是一番缠斗。
这犹如红尘中的人,你对我厉害,我比你更厉害;你对我温柔,我对你扒心掏肝。正所谓”你敬我一吃,我还你一丈。”反之,你越是欺负我,我就越是要和你斗。
海岸还是大海水汽的中转站,是山中花草树木的守护神,是个顾家的男人。虽然大半的时间用来与海浪玩耍,但家里的一切却打理得井井有条。它把大海的水汽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背后,让花木能够好好地生长。它守护着西部的梅湾,宁静安详。花开的时候,野梅漫山遍野,与金色的沙滩构成一幅很美的画。
依借海岸的魁梧与伟岸,古人把寺塔建在高峻的石头上,把字刻在崖壁上。海浪遥遥的能够望见,却怎么也摸不着,即便踏着岸的肩膀,它们也上不去。海岸笑哈哈地说,你看见就行了,为什么非要抚摸呢?你若想学文化,我可以读给你听:”会仙峰上待仙来,鹤驭鸾骖仔细猜。天柱巍巍高百丈,分明海上是蓬莱。”浪听了后,便不再那么狂躁。
在普陀,海与岸的对话演绎了千万年,它们时亲近,时而吵闹。真是一对冤家,不过,它们心肠很好。
诗词典故:佛国的珍珠
没有哪座山能像普陀山这样,到处散落着诗词楹联的珠玑,而且还有许多流传千古的故事。
细细玩味普陀的传说故事,大多因物赋事,自然结合,几乎没有文人编撰斧凿的痕迹。这在全国的风景名胜中是少见的。
近些年,一些景点为了推销自己,聚集游客,不惜重金向全国乃至全球征集故事传说。各路大侠摩拳擦掌,搜肠刮肚,编撰出一些牵强附会的故事。这些故事虽然足够转折,足够精彩,但因为不接地气,不具有唯一性,根本不能打动游客,只是昙花一现,很快就被时间淹没了。
有一句话说,民间的才是艺术的,民族的才是世界的。在普陀,故事典故像贝壳肚里的珍珠,是一点点集聚起来的。它们来自民间,经过百千岁月的淘洗,越淘越亮。
前文说到,一对老龟静静地伏在那里,一动不动,伸着头,侧着耳,它们在谛听什么?联想到普陀是观音道场,原来它们在听法。故事多么贴切生动。
“短姑圣迹”的故事更是有血有肉。”善有善报” 是故事的主旨与根源。这种思想植根于民间,非常接地气,为群众喜闻乐见。两块大石上下累叠,”接缝处间隙如线,似接未接”。”石披金装,灿然生辉”,”睨之通明”,人们曰之:”盘陀夕照”。多么符合普陀的人文环境。 还有”洛迦来历”,”不肯去观音院”。这些传说都真实的就像发生在昨天。
对于浪来说,岸就如人。平整的海湾是个老好人,不管海浪是什么脾气,什么来头,到了它这里,就是慢慢地缓冲,直到那浪头没有了脾气。因此海浪最喜欢在湾里与沙滩嬉戏。摔不疼,跌不坏。可以像个孩子,给沙滩挠痒痒,铺铺床。然后,在平整的床上摸爬滚打。
而那些嶙峋的海岸仿佛武侠中人,造型古怪,性格孤癖,一心仗剑走天涯。海浪好心来与他亲近,它不问青红皂白,揪住就是狂摔。海浪不服气,在风的鼓动下,又一次次发起攻击,但没有一次能让海岸服软。就这样,浪与岸,两个古怪的家伙,斗了万千年,也分不出胜负。累了时,它们就挤在一块休息。偷偷地,海水枕着岸的胳膊。岸,默许了。一旦歇足了,醒来了,又是一番缠斗。
这犹如红尘中的人,你对我厉害,我比你更厉害;你对我温柔,我对你扒心掏肝。正所谓”你敬我一吃,我还你一丈。”反之,你越是欺负我,我就越是要和你斗。




普陀风光无限美好
海岸还是大海水汽的中转站,是山中花草树木的守护神,是个顾家的男人。虽然大半的时间用来与海浪玩耍,但家里的一切却打理得井井有条。它把大海的水汽源源不断地输送到背后,让花木能够好好地生长。它守护着西部的梅湾,宁静安详。花开的时候,野梅漫山遍野,与金色的沙滩构成一幅很美的画。
依借海岸的魁梧与伟岸,古人把寺塔建在高峻的石头上,把字刻在崖壁上。海浪遥遥的能够望见,却怎么也摸不着,即便踏着岸的肩膀,它们也上不去。海岸笑哈哈地说,你看见就行了,为什么非要抚摸呢?你若想学文化,我可以读给你听:”会仙峰上待仙来,鹤驭鸾骖仔细猜。天柱巍巍高百丈,分明海上是蓬莱。”浪听了后,便不再那么狂躁。

展开阅读全文
文章内容均来源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上一篇

农历六月十九香会节来普陀山,必要攻略

下一篇

舟山普陀山海拔不足300米的佛教名山,四面环海的5A级景区

你也可能喜欢

评论已经被关闭。

插入图片
QQ QQ
QQ在线联系
返回顶部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